时隔8年重启扩产,2023年冲击300亿,剑南春重回“茅五剑”的计划正在提速?不过在业内人士看来,剑南春想回到行业前三的格局可能性很小。

近日,市场有关“茅五剑”的提法很多,剑南春也一边大力推新品,一边多频次提价,大有“茅五剑”要回归之势。

一直以来坚持“小步慢跑”的剑南春在今年上半年开启了快节奏大范围的提价进程。市场消息显示,自8月1日起,全国范围内剑南春东方红1949和东方红(红瓶),零售、团购指导价上调100元。提价后,剑南春52度东方红1949,指导价格为1499元/瓶,46度东方红1949,指导价为1399元/瓶,东方红红瓶指导价为1299元/瓶。

提价的同时,剑南春还在全力推新品,据悉,5月25日,剑南春·南极之心2020限定版正式发布,售价定为1314元/瓶,颇有叫板飞天茅台1499元/瓶的气势。一个月之后,剑南春战略新品水晶剑52度558ml又在剑南春京东官方旗舰店正式发售。该产品首发价格458元/瓶,整箱价格2748元/件。

在业内人士看来,剑南春提价推新确实有助于其优化产品结构、优化公司利润,但对其重塑行业地位的意义并不大,实际上,目前剑南春的品牌形象排在第一梯队之后,想回到行业前三的格局可能性很小。

从规模上来看,剑南春的营收也被茅台、五粮液远远抛在身后。数据显示,2019年,茅台营收为888.54亿元,五粮液营收为501.18亿元,洋河营收为231.26亿元,泸州老窖营收为158.17亿元,剑南春150亿元的规模位列第五。

“对于剑南春而言,挑战是第一位,机遇是在后面。”四川大学白酒研究院执行院长欧阳剑认为,如果剑南春不能解决股权结构的问题,不能出现一个非常稳定、能够进行长期战略思考的经营团队,他们要实现经营目标的可能性就不大。

30亿重启大唐国酒生态园

从剑南春方面获悉,剑南春扩能项目正在加速进行,下个月将有3个新酒库投入使用。这是剑南春大唐国酒生态园3—5万吨扩能项目的一部分,最快在下个月就将投入使用。

剑南春加快扩能步伐,2023年冲击300亿、重回“茅五剑”的计划正在提速。

根据剑南春集团对外的宣传,该项目总投资30亿元。早在2012年剑南春集团就启动了大唐国酒生态园的建设,当时预计2015年建成。但是随之而来的白酒深度调整期,以及剑南春集团董事长乔天明涉及相关案件,该项目一再延迟至今。

按照绵竹市要求,将加快推进剑南春三万吨原酒扩能项目,再造一个“剑南春”,争取3~5年绵竹酒业的销售收入突破300亿元。公开资料显示,2019年剑南春集团实现150亿元营收。

此外,剑南春是目前川酒“六朵金花”中唯一尚未上市的酒企。“两年之内,剑南春都不会考虑上市的问题。”剑南春股份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杨晨回复记者称。

“剑南春一直以来都是稳健的发展战略,去年进入了百亿俱乐部,是名副其实的强势头部品牌,再加上大唐国酒生态园的建设,对未来打造生态酿造、生态旅游方面非常有意义,同时原酒的生产、储存也有保障。”

早在2012年4月17日,大唐国酒生态园项目就正式投资签约。当时,乔天明宣布该项目计划投资20亿元,占地800亩,分三年(2013~2015年)建成,建成后可形成不低于两万吨的曲酒生产能力,年实现销售收入100亿元以上,税利15亿元以上,并新增就业岗位2000个。

但随之而来的白酒行业深度调整,让这个项目不得不迟缓下来。

“乔天明提出建设大唐国酒生态园的初衷和时间节点,正好是中国白酒黄金十年的最后一年,其特征就是白酒企业突飞猛进,市场量价齐升。在当时的历史背景下,企业做产能的扩张是正确的,也符合当时行业发展的规律。”熟谙剑南春发展的欧阳剑分析说,至于项目建设迟缓的原因,第一是因为2013年后白酒行业进入深度调整期,第二是乔天明本人的一些因素,对企业的经营决策有着严重影响。

但是乔天明并未就此放弃。根据公开报道,2014年3月7日,深化“项目攻坚年”活动暨剑南春大唐国酒生态园项目开工仪式在绵竹举行。

当时,乔天明宣布大唐国酒生态园项目计划总投资36亿元,项目总建筑面积约60万平方米,项目占地约1500亩。

之后,虽然乔天明因涉及相关案件被调查,但是这一项目在德阳市、绵竹市以及剑南春的推动下,相关环评和建设工作陆续开展。

记者注意到,在2016年8月15日,绵竹市环保局发布了“四川剑南春股份有限公司大唐国酒生态园(一期)项目环评文件公告”。公告显示,一期项目投资4.5亿元,预计2017年9月投产。

但一直到今年7月28日《德阳日报》刊文《提升产能强龙头再造一个“剑南春”》,该项目才有了新的进展。

持续提价开启高端化路径

“水晶剑以400元左右的价格牢牢占据了白酒行业的腰部空间。但剑南春的高端化一直未能突破,主要还是受决策者的决心影响和较为保守的经营策略所导致。”

从8月1日起,剑南春旗下高端产品东方红全线涨价100元。这是自2018年提价后,剑南春在高端化方面的又一次重要尝试

“我们已经在八月执行新的指导价格体系。”杨晨表示,“东方红1949确实是对标飞天茅台,我们认为这是价值的回归。”

其中,52度东方红1949的涨至1499元/瓶,46度东方红1949涨至1399元/瓶,东方红红瓶也将涨至1299元/瓶。

据了解,东方红已经面世10余年,但是此前一直不温不火。近两年,随着白酒行业的复苏,东方红也开始了全面推广。

根据相关媒体报道,2019财年(每年的8月1日至下一年的7月31日),东方红系列的总销量历史性地突破5亿元,剑南春所在地德阳市场的销量便达到了2亿元左右,占其总销量的40%左右。

至于2020财年的销售情况,杨晨表示要等到九月份才能通报。

此外,5月25日,剑南春·南极之心2020限定版正式发布,售价定为1314元/瓶(52度,750ml),目前在剑南春京东旗舰店促销,活动截止日期为8月31日。至于目前的销售数据,尚不得知。

为了推动高端化,剑南春股份宣布自2020年1月1日起,针对水晶剑和金剑南K6每瓶提价20元;3月1日,水晶瓶剑南春和珍藏级剑南春出厂价分别上调了25元、30元;4月1日起,水晶剑的建议零售价调整为489元,珍藏级剑南春的建议零售价调整为788元。但目前线上或者商超,水晶剑的市场终端销售价格为458元/瓶(52度,500ml),但在个别批发商处,记者咨询到的最低价格为375元/瓶。

即使如此,水晶剑已然成为剑南春的超级大单品,在2018财年就实现100亿元的销售。

“不确定”的剑南春

剑南春股份的股东为7个,其中剑南春集团持有79.38%的股权,职工个人股17.31%。由此,乔天明通过剑南春集团成为股份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按照大唐国酒生态园的建设进展,1、2、3号室内酒库、陶坛库、消防中心已完成主体结构施工,目前正在进行附属用房施工及配套设施安装,4、5号室内酒库、配电中心今年初动工后如今正在进行主体修建,预计明年初完工。届时,四川剑南春集团公司的曲酒储藏能力可以达到20万吨以上。

绵竹市委书记陈万见在贯彻落实省委关于振兴川酒的决策部署表示,要集中精力壮大白酒产业,加快推进剑南春三万吨原酒扩能项目,再造一个“剑南春”,争取3到5年绵竹酒业的销售收入突破300亿元。

今年7月8日,剑南春集团公司党委副书记、副总经理蔡发富表示:“剑南春未来几年的发展目标是,到2025年集团营业收入达到200亿元,力争向300亿元迈进。”

在一系列的发展目标之下,剑南春的发展仍有一定的不确定性。

剑南春当年改制的一系列遗留问题是公司未来发展的巨大隐患。比如2015年,剑南春董事长乔天明一度失联,2018年,乔天明又因涉嫌行贿、私分国有资产被提起公诉。与此同时,剑南春高管和员工关系恶化,市场热议的还有几十位剑南春离退休职工再次向公司维权等问题。

天眼查数据显示,目前剑南春集团的股东为五家,分别由四川同盛投资有限公司持有股权73.76%,四川蓝剑投资管理公司持有9.90%,四川福斯信息咨询有限公司持有6.19%,成都鸿美投资有限公司持有6.19%,剑南春集团工会持有3.97%。

其中,乔天明持有同盛投资41%股权,从而实现间接持有剑南春集团30.24%股权。

此外,剑南春股份的股东为7个,其中剑南春集团持有79.38%的股权,职工个人股17.31%。由此,乔天明通过剑南春集团成为股份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基于剑南春股份营收的增长,每年都实现分红,2017~2019财年的分红分别为每10股送5.25元、7元、7.7元(税前),分红总额基本超过7000万元。由此,乔天明每年的分红额度一直在千万元以上。

此前,有传闻称国资背景的四川发展酒业投资有限公司欲收购剑南春股份,但是一直未有进展。

对意欲重返“茅五剑”阵营的剑南春而言,前面除了茅台、五粮液、洋河之外,泸州老窖、牛栏山、汾酒、郎酒已然全力“围追堵截”。

文章标题: “不确定”的剑南春:回到行业前三的格局可能性很小?
本文链接:http://www.vzninkc.cn/2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