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者网》蔡俊

整整一周,市场都在等待立讯精密(002475.SZ)的回应。

事件缘起于一场诉讼。2019年6月,中岳联拓总经理吴政卫向深圳中院起诉,要求立讯精密及董事长王来春,支付其持有的部分股权价款、股息红利,合计总额4.44亿元。原定开庭的8月14日,法院宣布因材料准备不足延期审理,立讯精密未就此发布任何公告。

不过,从流水线的打工妹,到3000多亿市值上市公司的掌控者,王来春事业的脚步不会因这起风波停止。立讯精密刚刚完成对纬创资产的收购,又冒出收购相机模组企业的传闻。

这头电子代工业的大象,脚步轻盈,以高超的财技不断外延收购,向行业龙头富士康发起挑战。

单方面的陈述

一个是海峡对岸的职业经理人,一个是跃过龙门的传奇打工妹。在世界工厂的中心广东,两人际遇。

据吴政卫公开表述,其通过王来春代为持有香港立讯有限公司8%股权,参照该公司持有立讯精密股份比例,其本人实际应该间接持有立讯精密5.336%股权。

吴政卫,中国台湾人,履历上明确的职务是中岳联拓总经理。据其公开表示,2007年王来春曾以立讯精密的账务管理混乱为由,邀请其加入立讯精密并承诺登记股份。

2010年,立讯精密登陆深交所中小板。不过,IPO招股书里的高管名单,未出现吴政卫。2011年,王来春签下一份给予吴政卫立讯精密股权的承诺声明书,对代持股份的比例做了明确界定。

这份声明成为本案的关键点。吴政卫出示了该文件,薄薄一页纸的瞩目之处,有王来春的亲笔签名。

吴政卫继续爆料,这些年曾多次与王来春交涉代持股权变现的事宜,未有任何结果。2018年8月21日,当吴政卫再次打开微信,准备与王来春商讨事情时,才惊觉已被对方拉黑。

2019年6月13日,吴政卫就代持股权变现事宜,向深圳中院起诉王来春、立讯精密、立讯有限公司。到目前为止,所有公开信息都仅有吴政卫的单方面陈述,立讯精密未发任何相关公告。

隐秘与公开,这边吴政卫步步紧逼不断发声,那边王来春缄默不语隐忍不宣。

8月14日,深圳中院宣布因文件准备不足延期审理该案,开庭时间待定。本案两个关键点,除了吴政卫出示的签字声明是否真实有效,其本人是否在立讯精密任过职,也成了悬疑。

翻遍立讯精密所有公告,吴政卫的名字从未出现。

《投资者网》就代持风波与材料准备等相关问题致电立讯精密,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吴政卫提交的起诉状显示,当时王来春安排其在立讯精密的子公司博硕科技(江西)有限公司工作;加入之后,吴政卫负责财税规划。

博硕科技(江西)有限公司,由华硕集团的开曼子公司于2008年成立。2010年立讯精密上市后两个月,就公告变更IPO募资用途,原线缆加工项目变为收购博硕科技(江西)有限公司75%股权,对价1.68亿元。

根据当年招股书,立讯精密2009年货币资金8813.2万元。若上市前收购,会掏空立讯精密几乎全部家底;若IPO时明确收购,会引发市场广泛质疑。王来春在资本市场初显高超财技,就不动声色地暗渡陈仓,以最小代价拿下心仪资产。

介入相机模组业务

近日,市场传闻由苹果公司牵线,立讯精密将收购韩国相机模组厂商高伟电子。在此之前,今年7月立讯精密刚收购纬创资产。

资料显示,高伟电子的客户名单里,有苹果公司、韩国LG这样的国际巨头。选择在东莞设立两家工厂,有出于雇佣高素质劳动力,方便全球产品物流的考虑。

从财务报表看,高伟电子可谓是优质资产,扎根中国市场多年,运营稳健。

根据今年半年报,高伟电子前六个月实现收入3.07亿美元(约21.2亿人民币),同比上涨59.07%,净资产为3.09亿美元(约21.4亿人民币)。

《投资者网》就收购高伟电子的传闻是否属实向立讯精密求证,截至发稿时,对方未予置评。

早在2018年,立讯精密就已介入相机模组业务,但这也成了王来春至今讳莫如深的决策。

当年3月,台湾光宝以3.6亿美元向立讯精密转让相机模组事业部。收购成功后,立讯精密把事业部升级为子公司立景创新,以支持相机模组的事业。

千亿含金量,这是当时市场对立景创新的期待。所谓“千亿”,有传言立讯精密计划拆分立景创新在港股上市,挑战舜宇光学、欧菲光等相机模组龙头企业,对标千亿市值。虽有夸张之嫌,但也可窥见市场期待之热切。

不过,两年时间过去,立景创新没有激起一点水花。翻遍立讯精密的年报,除了关联交易披露,再无透露更多。

要再次切入相机模组业务,放在立讯精密面前的只有两条路。要么自行建厂从零做起,要么外延收购弯道超车。相较而言,后者仍是王来春的最佳选择,但立景创新的失败还历历在目。若如传闻所言,苹果公司出面让立讯精密收购自己的供应商,或许是最好的路径。

大象轻盈跳舞

王来春,从一个工厂流水线上的打工妹,成为市值3000千多亿公司的掌舵人。外界对其逆袭之路不吝赞美之词,也津津乐道立讯精密与富士康之间的“师徒竞争”。

作为首屈一指的苹果代工厂,富士康既是王来春的老东家,也是立讯精密的引路人。如今通过外延收购,立讯精密不断拓展零件组装业务,一步步逼近富士康的地位。

论个人层面,王来春始终是郭台铭的拥趸。在公开采访中,王来春透露常用郭台铭的名言教育员工,表示“郭董言语朴实,却蕴含深邃的内涵”。

“大象会跳舞,不是四肢减重了,而是头脑灵活,方向走对了。”这句郭台铭的经营心得,如今在王来春身上,若隐若现。

7月23日,立讯精密公告称,控股股东及一致行动人通过大宗交易,减持1.85%股份,折合交易总额超69亿元。减持用途,为偿还立讯精密的银行借款及支持相关资金需求。

这个解释,至少从立讯精密的负债上可以说通,但仔细对比货币资金,一切又没那么简单。

根据今年一季报,立讯精密的短期借款较2019年底上涨94.77%,达到81.14亿元,并解释为“应对疫情、全球金融风险、公司成长速度储备之资金安全所致”。同期报告显示,立讯精密货币资金83.35亿元,较2019年底增长34.87%,其中委托银行理财产品余额达14.57亿元。

明明拥有充裕的现金却静置不动,转而激增借款、大笔减持,王来春的这番运作,或许正是郭台铭的“大象论”对公司经营的投射。

立讯精密的做法,可能是不动账面资金,先以新增39.48亿元短期借款,覆盖纬创资产收购金33亿元,再减持套利69亿元,偿还部分借款。剩余部分可用于下次收购或回购立讯精密股份。

整个过程,立讯精密这头大象,没有减重四肢(消耗账面资金),而是用灵活的财技头脑,轻盈跳舞。

《投资者网》就账面资金充裕和负债激增等问题,向立讯精密求证,截至发稿时,对方未予置评。

文章标题: 代持风波下继续收购扩张 立讯精密“广积粮”借款激增
本文链接:http://www.vzninkc.cn/329.html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