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手游业背景音仍是“冰与火之歌”

本报记者 李豪悦

一个明显的事实是,在疫情对各个行业产生不同影响之后,手游成为为数不多逆势增长的行业。但在版权和审核制度的压力下,手游环境也出现新的变化。

手游业务成获利名器 老牌日化企业高溢价“付费”加入

8月中旬左右,腾讯、网易先后公布第二季度财报,在其他业务或多或少遭受疫情冲击的情况下,游戏业务仍然是这两个游戏巨头公司雷打不动的吸金利器。

腾讯财报数据显示,腾讯2020年第二季度网络游戏收入增长至382.88亿元,同比大涨40%。而移动游戏收入的大幅增加成为推动网络游戏收入增加的主要原因。据了解,腾讯手游同比增长62%至359.88亿元。

网易财报也与腾讯财报呈现相似性。网易财报数据显示,网易第二季度游戏收入总额同比增长20.9%至138亿元。其中,网易手游业务同比增长21%,总营收近100亿元。 

国内两大游戏巨头在手游业务上的营收提升,也从另一方面印证了消费者在今年对手游消费的热衷。《2020年1—6月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显示,2020年1—6月中国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达到1394.93亿元,同比增长22.34%;其中,移动游戏实际销售收入达到1046.73亿元,同比增长35.81%,增长额达276亿元。

游戏行业在今年疫情期间表现出的潜力,也吸引更多企业试图加入。天眼查数据显示,以工商登记为准,今年上半年新增游戏企业超2.2万家。其中,蒂花之秀的母公司、老牌日化厂商名臣健康在8月发布多份公告,公开表示以2.62亿元收购海南华多和杭州雷焰两家游戏公司的100%股权,预备打造新的业绩增长点。尽管业内人士认为,名臣健康的2.62亿元相较于两个游戏公司的市值来看,是超10倍高溢价的跨界收购行为,但是收购消息发布后名臣健康股价也迎来大涨。值得一提的是,海南华多和杭州雷焰两家公司的主要收入的游戏,均为手游。

超高收益仍是外行看的热闹 成功入行不代表一劳永逸

不过,与上半年手游市场热闹的收入增长相比,游戏版号的日渐收紧正在加剧手游企业之间的竞争,也让更多中小公司面临制作上的压力。

根据公开数据,今年7月下发三批国产游戏版号,累计169款游戏过审,截至7月底,今年已有超过800款游戏成功过审。但半年过审800多款的数量根据近三年的数量相比,已然是“少之又少”的一个结果。据了解,2017年全年共有9368款游戏拿到版号;2018年在经历大半年的版号停止发放后,仅靠上半年前3个月发放的版号数量也达到2064款;在版号重新恢复审核的2019年,全年过审的游戏仅有1570款。

游戏版号的收紧,让大公司的优势尽显。记者发现,大公司在内容研发的制作投入、游戏运营的规范性、对行业重要动向把控上,都比中小企业具有优势,造成大企业出身的游戏更容易获得版号。与此同时,中小企业在资金回笼上比大企业面临更多的压力,这便促使在无版号期间,不少游戏为了存活下去不得不“被动出海”。

但这条路也在今年7月后变得更加难走。早在2月底,苹果突然更新APP Store后台的APP审核信息页面备注,要求开发者需要再今年6月30日前提交游戏版号。7月1日,苹果开始对无版号游戏进行下架处理。根据公开信息显示,约有27%的游戏需要补交版号。七麦数据显示,7月1日当天APP Store的新游戏上架数量大幅锐减,仅为123款,其中游戏仅有23款,数量为近一年的历史低值。

对此,业内人士认为,苹果此举也仅仅是遵守相关规定,本质上是让国内游戏行业更加规范。至少,中小企业的游戏想要通过苹果平台躲避监管变得更加困难。

游戏精品化乃主要趋势 企业向着文化宣传探索

游戏版号收紧会让优质游戏更少吗?七麦科技CEO徐欢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企业出海也需要注意本地化工作。

根据DUG出海研究院发布的2020上半年中国手游出海洞察报告,今年进入过各国iOS APP Store & Google Play Store TOP 200的中国游戏数量,免费榜中除过在日本、韩国存在地理和文化优势的邻国成熟市场,以及印尼这样具有强大年轻人口红利的新兴国家代表,中国游戏数量比较突出外,在其他各国的上榜数量基本差异不大。

值得注意的是,能够进入畅销榜甚至能登顶各个国家下载榜单榜首的,也几乎都是能拿到版号的国产手游。如日本市场最吸金的国产游戏来自网易的《荒野行动》,韩国最畅销的国产游戏是莉莉丝旗下的《AFK Arena(剑与远征)》,法国和巴西地区最具人气的国产游戏则是腾讯与游族网络合作发行的《圣斗士星矢觉醒》……

精品手游在海外屡获佳绩,加上版号问题,促使行业整体的趋势是往精品手游制作上靠拢。中宣部出版局副局长冯士新在今年中国国际数码互动娱乐展览会主题论坛上说,2020年上半年,我国网络游戏呈现出逆势上扬的良好态势,成为非常时期的一支生力军。不过,网络游戏产业仍有提升潜力,行业呼唤更多“有创意、有品位、有温度”的优秀作品。

事实上,已有不少国内企业也开始往游戏中加入丰富的元素,进行文化宣传。如《王者荣耀》在“东方红一号”发射50周纪念期间,发布航天主题游戏皮肤,并在今年5月与中国音乐家谭盾合作,创造《王者荣耀·五虎上将交响曲》,整部乐章根据历史人物的特质及游戏英雄技能设定,用敦煌古乐器演绎,吸引许多玩家对敦煌文化产生兴趣;手游《和平精英》则通过与地方政府合作,为非遗产品进行宣传,增加曝光,以达到扶贫目的,如游戏会引入当地特色建筑、绣、服饰等文化元素在角色服饰上,玩家可通过购买角色服饰在游戏中感受族服饰的魅力……

版号的限制或许不仅仅是释放压力,至少中国手游近两年的海内外成绩比过去更有底气。更多富含内涵的精品手游开始走向市场的时候,未来的游戏消费,也许将不仅仅是消遣这么简单。

文章标题: 腾讯、网易手游业务成获利名器 老牌日化企业高溢价“付费”加入
本文链接:http://www.vzninkc.cn/3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