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条新闻共计有1810个字 ,若转载,请注明本文信息。
该条新闻发布具体时间:2022-04-24 11:48 星期日
大概阅读需要20.111111111111秒;
 

在俄乌军事冲突中,由于双方实力差距较大,再加上基本丧失制空权,乌军无力与俄军进行正面对抗,而是经常以游击战的形式避实就虚,打击俄军相对孤立的小股部队或军机。

从目前网络上公布的视频以及图片来看,乌军的游击战取得了不少战果,俄军遭受一定的装备损失,其中不乏苏-35重型战斗机、“道尔”防空导弹系统以及T-80BVM主战坦克等现役先进装备。对此,俄军也采取了一定的反游击战措施,加强了对乌军游击战步兵小组的打击。

笔者认为,乌军游击战与俄军反游击战的这场“生死较量”对于其他国家来说也具有非常重要的参考和借鉴意义。

新“非对称作战”?从俄乌军事冲突看当代游击战

被便携式防空导弹击落的俄军卡-52武装直升机。

乌军游击战的新特点

从跨越数千年的人类战争史来看,游击战是一种具有悠久历史的战术战法。在古今中外的很多战争中,当弱势一方对抗强势一方时,通常都会采用游击战术。而自二战结束以来的多次现代局部战争中,我们也能够看到游击战术战法随着时代的发展出现了新的形式。比如,在越南战争中,北越人民军以及南越游击队向美军、南越政府军发动的丛林游击战;在20世纪80年代阿富汗战场上,反苏游击队向苏军发动的山地游击战;还有进入21世纪后,在伊拉克战场上,反美武装对美军发动的城市游击战。

不过,在此次俄乌军事冲突中,乌军对俄军发动的游击战却呈现出与以往任何一场游击战都有所不同的新特点,值得高度关注。

首先,乌军对俄军发动的游击战得到了北约军事力量的全面情报信息体系支持,再加上乌境内民用通信网络基本畅通,乌民众上传了大量俄军部队行动的视频和图片,形成了对乌军有利而对俄军不利的相对单向信息透明的局面。可以说,这次乌军的游击战是一场在高技术条件下发动的新时代游击战,充分证明了“情报信息就是力量”这句话的正确性。

北约军事力量虽然没有直接武力介入俄乌军事冲突,却动用了几乎所有战役战术空中侦察平台投入到对俄军行动部署的监视侦察中,包括美国海军EP-3E电子侦察机、意大利空军G550CAEW空中预警机、E-3空中预警机、P-3C和P-8A反潜巡逻机、美国陆军RC-12X电子侦察机、美国空军RC-135W/V/U电子侦察机、美国空军RQ-4高空长航时无人侦察机、美国空军E-8C战场监视飞机等。此外,作为中立国的瑞典也派出了S100D和S102B两款小型电子侦察机,参与到对俄军的侦察行动中。

新“非对称作战”?从俄乌军事冲突看当代游击战

“标枪”反坦克导弹具备“发射后不管”的能力。

这些特种飞机的巡航轨迹遍布白俄罗斯、乌克兰周边,一直延伸到黑海上空,形成了对俄罗斯西部地区的“半包围圈”。在俄乌军事冲突爆发前的2月22日,美国空军RQ-4高空长航时无人侦察机甚至深入乌克兰空域,沿着乌东部俄方的实际控制线进行南北一线的多次巡航飞行。俄乌军事冲突爆发后,北约飞机便很少进入乌领空。不过,即便是在白俄罗斯、乌克兰周边以及黑海上空飞行,这些北约特种飞机也足以对俄军的一举一动了如指掌。

在获取了大量俄军地面、空中以及海上部队行动部署情报后,北约与乌军实现了充分的信息共享。由此,也使得乌军在军事实力远弱于俄军,以及在冲突爆发之初遭到俄军全面打击并逐渐丧失制空权的情况下,能够得到更加强大的情报信息支持。所以,接下来我们便可以看到乌军针对俄军在冲突初期的远程穿插突击战术,采取了有针对性的应对战术:一方面,乌东地区的乌军主力部队以各个城镇为据点进行固守防御,凭借相对充足的物资储备以及复杂的城市战环境对抗俄军以及乌东亲俄武装的进攻,尽一切可能消耗对方的实力,争取更多的拖延时间。另一方面,针对俄军对首都基辅的突击合围,除了采取固守防御和适时反击的战术外,更多的则是在北约全面情报信息的支持下,以大量仅由数人组成的高机动游击战小组对俄军的后勤保障、防空、指挥乃至电子战部队进行伏击。

这些俄军部队不少是自身防御能力较弱的力量,再加上主力突击部队早已深入乌纵深,很难再抽出兵力为其提供护卫,所以一旦面对乌军的高机动游击战小组,几乎没有还手之力。而乌军高机动游击战小组根据北约提供的俄军情报信息,沿公路选择合适的伏击地点,在俄军部队进入伏击圈后集火射击,然后快速撤收装备,登上高机动轮式装甲车迅速撤离,基本上不留给俄军反击的机会。所以,最初遭遇这样的伏击战,俄军几乎是束手无策。

新“非对称作战”?从俄乌军事冲突看当代游击战

乌军使用国产Stugna-P反坦克导弹击落俄军直升机。

文章标题: 新“非对称作战”?从俄乌军事冲突看当代游击战
本文链接:http://www.vzninkc.cn/626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