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条新闻共计有3279个字 ,若转载,请注明本文信息。
该条新闻发布具体时间:2022-05-18 10:28 星期三
大概阅读需要36.433333333333秒;
 

远望智库预见未来 战略前沿技术

来源:平原书院、民之力

作者:戴旭

丘吉尔说:不要浪费一场危机。

每一场世界级的危机,都意味着对现实的重大改变,灾难、伤害会波及到每一个人甚至长久地影响着后世。

2022年2月24号爆发的俄乌战争就是这样一场世界级的危机。俄罗斯前总统梅德韦杰夫说:“距离一场严重的全球危机、能源和粮食崩溃、所有集体安全系统都失灵以及很快就(可能)发生大规模核爆炸,只剩几步之遥了。”

美国在世界范围内没收(哄抢)俄罗斯资产的行为,正在打开“潘多蓝盒子”……

这是一场什么样的战争?

它为什么会在此时爆发?美国在此战中扮演社么角色?它使用的什么手段?俄罗斯如何应对?它的最终结局如何?它对世界格局影响如何?其他国家从中得到什么启示?中外思想者不能不回答这些至关重要的问题。

戴旭:深度解读俄乌战争!

乌克兰战争是一场奇特的“战中战”,也可称之为大争中的小战,冷战中的热战。就其军事层面而言,乃是前苏军的内战,本无多少亮点。由于俄罗斯杀鸡不仅没有用牛刀,连菜刀也没用而是用了水果刀,前期只使用了不到10万人的军事力量,而乌克兰拥有六十多万平方公里,正规军25万多,预备役近100万。素有大陆军传统的俄罗斯军队,在战场上没有展现出如美国惯用的猛烈空袭,连对付车臣叛军时的斩首行动也没有实施,陆军甚至没有打出第二次大战时的气势,颇让世界军迷失望,也让美欧和以色列等现代军事先进国家的观察员感到困惑。

后期俄军虽然使用了高超音速导弹和苏-57隐身战斗机,也只是用于对乌点状军事目标的打击,并未对乌克兰国家战略设施进行瘫痪。很多人期望中的闪电战变成了消耗战。另一边,乌克兰虽拥有以逸待劳的防守之便,且有欧美新式武器的支援,也没打出像样的反击。总之,此战缺乏现代战争的“观赏性”。

但是,战争不是体育比赛的开幕式,而是政治的继续。普京从一开始就宣布不占领乌克兰,也不以推翻现政权为目的,而只是一场“特别军事行动”,说白了就是“教训”一下点到为止,只要乌克兰承诺不加入北约即可。其他条件能实现就实现不能实现以后再说。另一面,乌克兰总统在得到北约明确的拒绝之后,一度也非常失望,对尽快谈判结束战争态度积极。然而,美国不希望战争这么快停下来。于是,几轮谈判恍如儿戏,战事开始陷入焦着——这正是美国给俄罗斯设定的阿富汗式陷阱。

此战,表面上是俄乌在军事层面上打,实际上却是美俄在经济和政治层面上“打”。特别是美国联合欧洲,发动世界经济大战,对俄罗斯在世界上财富的大哄抢,以及包括生物手段在内的全面绞杀,这才是真正触目惊心的——只是这种狠毒手段在幕后,很难直接“触目”。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说“虽然并未公开宣战,但西方国家其实已对俄罗斯发动混合型全面战争”,这就是拜登所说的“战略竞争”。这是最值得当今世界大国关注和警醒的地方,因为这也是美国日后对付其他大国的基本套路和战略底牌。

(一)战中战:俄乌两国恩怨与美俄三代“世仇”

戴旭:深度解读俄乌战争!

表面上看,是俄罗斯在战役层面上进攻乌克兰;本质上说,则是美国在战略层面上对俄罗斯进行围攻,而俄罗斯被迫进行自卫反击。这就是美国策划、俄乌执行、整个西方参与、其他国家被卷入的一场战争。

乌克兰战争是美苏冷战的继续。至少从1991年苏联解体时起,美国就已经开始了肢解俄罗斯的战略计划,只不过这时的俄罗斯正满心欢喜地以为冷战结束,自己可以从此融入西方,和美国共度蜜月了。俄罗斯甚至提出加入北约。但是,它始终被友好地拒之门外,而其他独联体国家则被热情地邀请并接纳。乌克兰在苏联解体后独立,并在美国的诱惑、怂恿、操纵下出现与俄罗斯的矛盾。

关于俄、乌为什么会走到兵戎相见的地步,普京在战争开始时的讲话中进行了系统阐述。概言之,俄罗斯一直视乌克兰为自己人,而乌克兰却一直梦寐以求地想加入欧盟和北约,而北约和欧盟一直与俄罗斯作对。在俄罗斯与美欧关系陷入冷淡和敌意越来越重之际,俄乌矛盾于是加剧,各种问题日积月累,终于导致战争。

俄乌两国的恩怨,几乎是立即就勾起了美俄间的三代“世仇”。

俄罗斯前总统梅德韦杰夫说:“我们现在看到的反俄癔病,19世纪和20世纪就已有之。在俄罗斯联邦(新)建立三十年来,美国及其仆从国已经培育起了这种疯狂的‘仇俄症’的土壤”。

其实,这种“仇俄症”还可以上溯得更久远。俄罗斯一诞生就被西方视为“蛮族”,以后又因为东正教被西方主流基督教视为另类,再后来又被视为“残暴”的蒙古帝国继承者和大英海洋帝国的威胁者,20世纪初又因为俄罗斯成为苏联,其完全不同的意识形态和社会制度与整个西方尖锐对立,苏联庞大的核武器数量和常规军团特别是坦克洪流,直接威胁整个西方生存。美国组织北约,就是以防御、猎杀苏联为目标。

曾担任卡特总统安全事务助理,堪与基辛格齐名的美国战略家布热津斯基在1986年出版的《竞赛方案》中这么说:美苏之间的竞争,不仅仅是两个国家的竞争,更是两个帝国体系间的竞争,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两个国家为了全球优势而竞争。双方既不是资本主义和共产主义的意识形态之争,也不是基督教和东正教之争,更不是什么文化之争,虽然这些“之争”始终都存在。

双方都是有着强大扩张基因的民族:美国是英国扩张到美洲后分家另立门户的亲生子;苏联则是从扩张成性的沙皇俄国变体而来。双方都是从一建国就扩张。一个擅长海上扩张,一个习惯陆地扩张。而地球就那么大,所以,双方迎面相撞,对抗、对决,是历史的必然,只是时间碰巧赶到了19世纪(英与沙俄)、20世纪(美苏),并在21世纪(美俄)继续展开。整个19世纪发生在欧亚大陆两端的著名战争如甲午战争、日俄战争与克里米亚战争等,背景都是英国试图封堵沙俄下海。直到20世纪的苏军入侵阿富汗,美国大力支持阿富汗游击队,战略意图也是如此。如果说美国英国和俄国还是远距离互相角逐,到了美苏时代则是短兵相接。

其实,作为旁观者,稍加分析就能看出,当年英、俄远距离对抗隔空交手难分高下,到了美苏直接博弈,结果必是美胜苏败无疑。这是由美苏双方的国家性质和整体实力决定的。

布热津斯基所说的“两个帝国体系”,其实有着本质的不同:美国是海洋性世界帝国体系,俄罗斯则是大陆性地区帝国体系。前者是装配着资本主义新发动机,后者则还是鞥建王朝的老发动机。

美国想干掉苏联称霸世界,是资本主义到了垄断阶段即帝国主义阶段,资本追逐利润的强大甚至疯狂的自然冲动。到20世纪,挟两次世界大战战胜国之威,美国已经是世界资本主义第一大国,没有全球的资源供应和全球市场保障,它的资本主义国家体系怎么运行下去?

所以,美国必然会沿着英国全球扩张的老路走下去,走到全球,谁挡它它就弄死谁,即使不挡它但你只要有它想要的东西,它也会弄死你,比如伊拉克、利比亚;不能一下弄死,也会慢慢想法弄死,如伊朗、委内瑞拉等。它的军队战略直接以三个“全球”标明:全球机动,全球到达,全球交战。它在全球驻军,海外基地近千个,它的十个航母舰队,控制着全球最重要的十六条海峡。它的战区按照世界地图划,所有国家都在它的战区内。你要想活就得听它的,给它送钱,如日本、欧洲、中东很多国家等。它胃口大,吃得多,所以就需要更多的东西,它也因此更强壮。美国的鹰派政客说美国就是锤子,而其他国家都是钉子。在美国的眼里,它认为自己就是个猎人,而别的国家只有两类,或者是跟随它的走狗,或者是被它瞄准跟踪的猎物。他手里的一切东西,外交,政治,经济,文化、科技等,统统都是武器。

戴旭:深度解读俄乌战争!

俄罗斯在1917年以政治上的化学反应变体为苏联之后,迅速地使自己强大起来。这一年,英国人乔治.马嘉尔尼说:“俄罗斯不再是遥远星空中发着微光的一点星火,而是宇宙中不容忽视的一个伟大星球。它的运行影响着周围星球的轨迹”。苏联的强大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以惊人的实力表现出来。但是,当苏联和美国展开全球对抗的时候,它自身的一个天然“基因”缺陷也显现了;它已经拥有非常大的地盘,资源极其丰富,而它人口少,国家经济体制采取计划经济,完全可以自给自足,根本就没有抢占全球市场和资源以追求商业利润的内在需求。

文章标题: 戴旭:深度解读俄乌战争!
本文链接:http://www.vzninkc.cn/62858.html